当前位置:首页 > 佛学知识

一个定位仪

作者: 时间:2019-08-16 09:45:29   阅读次数:
一个定位仪

  一个定位仪

  世上到底有没有这千里寻人针呢?答案当然是没有!它其实是一个经过精心设计的定位仪,能在百米范围内接收由嵌入在MP3里的发射器发送的特别信号,进而定位并作出指向,而这个MP3,自然就是放在孙大宇的口袋里啦!

  晓菲是个时髦的白领,每天的业余时间都忙于浏览最新的时尚杂志和逛街购物,一张人见人爱的俏脸在公司里无人不知。追求他的小伙子自然也很多,但是晓菲却觉得他们都不是自己最爱的那个。其实,晓菲有自己喜欢的人,那就是她童年时候的玩伴王晋。但那是一段美好而痛苦的回忆。晓菲和王晋是一个大院里长大的孩子,两个人经常一起玩耍,大人们见了都说他们是天生一对。晓菲幼小的心里,也早早地萌生了这种想法。可是,没过几年,王晋的父亲因为贪污公款,被判刑入狱,王晋也和母亲一起搬出了大院,到另一个遥远的城市里生活,据说是在新疆。临别的时候,小王晋还冲着晓菲吐舌头,说等着我回来娶你哦!可是从此以后,他们就失去了联系。工作以后,这段回忆也就成了晓菲的秘密,只有在一个人独处的时候用来安慰自己。

  这天,晓菲和姐妹们逛街唱歌,然后又到酒吧喝得醉醺醺地才回家。天色很晚了,穿过胡同就是自己的公寓,但是晓菲却发现今天胡同狭小的过道前摆着一个奇怪的摊位,上面用毛笔字写着千里寻人针几个大字。晓菲一时好奇,忍不住驻足观望起来。摆摊的那个小贩长得面黄肌瘦,留着两撇小胡子,头戴一顶瓜皮小帽,身穿长袍马褂,热情地向晓菲介绍说:千里寻人针,顾名思义,就像指南针一样,只要心里默念你想寻找的人的名字,无论对方远在千里之外还是近在咫尺,指针就会自动定位到他的方向。这真是,居家旅行,寻人问路,必备良器啊!晓菲一看价钱,不由得又是一阵纳闷,上面写着白银二两。晓菲想买下来,但是这年头,谁出门身上还带着银子啊?小贩一看晓菲的表情就说话了:你可以拿你身上的东西来换啊,你脖子上那个东西是干什么的?晓菲低头一看,原来小贩看上了自己的MP3了。晓菲毫不犹豫地用自己心爱的MP3换到了一个小盒子。

  回到家里晓菲倒头就睡,半夜里,酒醒了,晓菲想起自己刚才的行为,感到十分好笑。她想可能刚才自己遇到的是一个搞行为艺术的大学生吧,回头一看,那个小盒子安静地躺在桌子上,发出幽幽的蓝光。晓菲好奇心顿起,她打开盒子,里面是个标着东南西北的圆盘,圆盘上面有一根红色的指针,不住地颤动。晓菲默念了三遍王晋,只见那个指针还是一动不动地指向北方。晓菲大笑着对那个小盒子说:新疆啦!拜托,在西方好不好?晓菲想,哪有寻人针这种东西啊,看来自己肯定是被那个大学生给愚弄了。

\

  晓菲把这个盒子拿到办公室,随便放到桌子上,不久就忘记了这件事。这天,同事孙大宇给晓菲送过来一份材料。孙大宇是追求晓菲的队列中最坚定的一个,喝醉的时候曾经说过非晓菲不娶的话。孙大宇从相貌上看很像王晋,但是晓菲并没有因为这个而喜欢上孙大宇。在晓菲的眼里,王晋是永远也无法被别人取代的。孙大宇送完材料,想趁机跟晓菲套近乎,却被晓菲一句该干什么干什么去打发了。孙大宇恋恋不舍地离开晓菲,临走时一个不小心把桌子上一堆材料碰倒在地上,那个小盒子也掉在地上,盒盖被打开,里面的指针不住地晃动。晓菲正要生气,发现那个红色的指针竟在晃动了一会儿以后不动了,指向了西,而孙大宇当时就在晓菲的西边。晓菲这才想起来,孙大宇不就住在自己公寓北面的那栋楼吗?那天晚上,那个指针指的方向正是北方。晓菲有点怀疑,但又觉得有必要试验一下。

  这天下班后,晓菲把孙大宇拦住了:帅哥,本小姐今天心情不错,你请我吃饭吧,算是你今天把我办公桌弄乱的代价!孙大宇激动得语无伦次,憋了半天才说出一句真的吗?晓菲已经自顾自地往公司外面走了。在餐厅里,晓菲趁孙大宇上洗手间的功夫,打开了小盒子。只见那个红色的指针还是指向孙大宇的方向,孙大宇从洗手间回来,那个指针也跟着他动。

  晓菲心里存了一个疑团,但是第二天,孙大宇追上晓菲的传闻已经在公司里传开了。他们一起吃饭了!还喝酒了!是孙大宇把晓菲送回家的!晓菲拿了个小盒子,会不会是孙大宇送的定情戒指?第二天,一群晓菲的追求者在一起热烈地交流着信息。晓菲走过来的时候,他们立即停止了议论,假装忙着工作的样子,但是晓菲却听得清清楚楚。晓菲走过来大声地对他们说:辟谣,辟谣!本小姐只是心情好,让孙大宇那个傻小子请我吃饭。你们任何人都可以请我吃饭,谁都有机会哦!刚好这时,孙大宇路过这里,晓菲的话他也听见了。孙大宇垂头丧气地在一阵哄笑声中走回了自己的办公桌。晓菲望着孙大宇的背影,心里忽然有一点难过。这天晚上,晓菲再次路过那个胡同,里面空空荡荡的,那天的一幕就像是一场梦。

  这件事情过后,晓菲觉得自己有点对不起孙大宇,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人家是傻小子,换做是谁也受不了啊!于是,晓菲就主动请孙大宇吃饭,作为回请,孙大宇也请晓菲看了一场电影。一来二往地,晓菲觉得自己有点喜欢孙大宇了,他那笨拙的动作,憨憨的笑容,依稀就是当年王晋的样子。有时候晓菲会打开寻人针,那个指针还是总随着孙大宇转。

  不久,晓菲接受了孙大宇的求婚。在两个人的婚礼上,笑容满面的晓菲忽然发现了一个人,孙大宇说是自己的同学,叫李飞,晓菲觉得李飞很面熟,但就是想不起在哪里见过。婚后的一天,晓菲翻看孙大宇的老照片,又看见了李飞。忽然,晓菲想起来了,再加上两撇胡子,穿上长袍马褂,这个李飞不就是当初卖给自己寻人针的小贩吗?晓菲一阵心痛,这个孙大宇,表面上傻乎乎地,竟然是个骗子!

  晓菲等孙大宇回到家,非常严肃地对孙大宇说要宣布一件事情。孙大宇却也是一脸严肃地说自己也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说。孙大宇让晓菲先说。晓菲开口就是两个字离婚。说自己不会跟一个爱情骗子在一起。孙大宇吓傻了,忙问自己哪里做错了,但晓菲就是不说话,只是说谁做的事情谁自己清楚。孙大宇苦苦地央求,眼泪都下来了。晓菲却麻利地收拾好了行李,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孙大宇。

  在出租车上,晓菲收到孙大宇发来的短信:答应我最后一件事:看看今天的晚报,第二版。刚好司机那里有晚报,晓菲打开第二版,一个醒目的标题让她目瞪口呆:为洗父冤,母子俩隐姓埋名数载。压题照片上,孙大宇和他的母亲并排站着,一脸的从容。晓菲再往下看,第一行就写着:孙大宇,原名王晋。原来,当年王晋的父亲因为揭发单位领导的腐败行为,被诬陷入狱。为了掌握单位领导犯罪的证据,同时也为了避免遭到报复,王晋的母亲和王晋一起隐姓埋名多年,在这个城市里艰难地生活着。对外,他们声称去了新疆。终于,法院宣判了。凭着他们这些年辛辛苦苦搜集到的证据,把那个贪官拉下了马

\

  快停车!晓菲的眼泪夺眶而出。她飞奔下车,向着自己家的方向跑去

本文链接:一个定位仪

上一篇:一个小老鼠的故事

下一篇:万物皆为我所用,但非我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