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佛学新闻

律宗大德广化法师

作者: 时间:2019-11-15 09:48:37   阅读次数:

律宗大德广化法师

在台湾的佛教中,专弘律学的比丘,除了济涛律师外,再有一位就是南普陀佛学院院长广化律师。广化是律航法师(俗名黄胪初),曾任官陆军中将,一九四九年依慈航法师出家,为慈航法师唯一的剃度弟子。

释广化,字振教,号惭僧,俗家姓彭名华元,江西省南康县人,一九二四年岁次甲子二月初十日,生于南康县潭口乡。父名益庭,母亲赖氏,为一经商的信佛家庭。八岁入塾启蒙,聪敏好学。十四岁时日寇侵华战争爆发,一度辍学,越明年,重入幼幼中学,一九四〇年考入江西省立赣县中学高中部。于一九四一年考入蒋专员所设的地方干部训练班受训,结业后从事地方行政工作,以工作积极,建立奇功,擢升为赣县潭口乡乡长。既而转任军职,任赣南师管区司书、军需等职。一九四九年彭华元随军来台。

一九五三年,华元因病住入军方疗养院疗养,既而转至台南仙草埔分院,在院中读到慈航老法师的著作,乃通信皈依于慈老座下,成为一名佛门弟子。一九五四年五月慈老圆寂,因赴汐止弥勒内院灵堂行礼,得识慈老剃度徒律航老法师,蒙予开示,翌年四月即于台北十普受菩萨戒,以居士身分弘法利生,在仙草埔的疗养院中成立念佛会──后来改名为;东林精舍,敦请律航老法师莅临仙草埔,为军中同仁演讲佛法。一九五七年自军中申请资遣,同年九月十九日观世音菩萨出家日,于台中二分埔慈善寺,依律航老法师剃度出家,法名振教,字广化,时年三十四岁。

广师剃度后,随侍在律航老和尚身边,深为律老所倚重。在《律航法师年谱初稿》中,记载着广师出家的事迹。《年谱》记载:

\

广师出家翌年,台中宝觉寺住持兼佛教书院院长智性老和尚,聘广师为书院讲师。广师自出家后,即持过午不食戒,是年七月,他在授课弘法繁重的工作压力下,因过度劳累而病倒了。大众请他开持午戒,他写下;宁持戒以死,不破戒图生十个字给人看。好在吉人天相,未几病就痊愈了。一九五九年三月,台北十普寺传戒,担任三师的是白圣、慧三、道源三位长老。广师参加受戒,任沙弥首,他于受沙弥戒前夕,在佛前发愿曰:

我弟子广化,障深垢重,叨(刀)蒙三宝垂慈摄受,允我出家,佑我受戒;复作戒坛沙弥首,三宝爱我之厚,无以复加。此恩此德,尽未来际,誓当顶戴,誓愿于受戒之后,严净毗尼,弘扬戒律,并愿以三宝大慈大悲摄我之心为己心,去慈悲摄化一切众生,以此仰报佛恩,惟愿垂慈鉴核。

受戒圆满,广师披衣拎具,向戒和尚谢戒。得戒阿阇梨白圣老法师慈悲,饬广师坐在他身旁,问曰:;此番受戒,有何感想?

师恭谨对曰:

弟子自惟中年出家,障垢深重,本拟受戒之后,惟净持戒律,弘扬净土,不敢作传戒想。但此番在戒坛中,见戒和尚为戒子辛勤劳苦,感激涕零。因念和尚的目的,无非是为成就大众净戒,续佛慧命。欲报此恩,当如法传戒,遂不揣垢障,发愿将来若得住持丛林,当尽力弘戒、传戒,以报三宝于万一。

广师以后近四十年的弘传律学,实发愿于此。

六月七日午时,老和尚忽说:;回南普陀去,帮我助念往生。下午离院返寺,至午夜在大众念佛声中示寂。世寿七十三岁,僧腊四十夏,戒腊三十八夏。

广老一生致力于僧伽教育,培育僧材遍于台湾。生平着重于戒学之弘传,遗有《戒学浅谈》、《比丘戒讲义》等行世。

安详坐化往生

\

1 9 9 6年,南普陀佛学院在广化老和尚带领下,进行一场长达半年的三坛大戒传戒法会,这是数百年来中国佛教传戒史上最久的一次。法会中,老和尚不顾身体病痛,除担任得戒和尚外,还亲自教授《四分律比丘戒本讲义》,然在二坛比丘戒传授完后,因身体不适住进台中荣民医院。在医院里,和尚自觉心愿已了,亦预知世缘将尽,乃召集僧团执事,嘱咐后事。

三天后,也就是国历六月七日(农历四月二十二日)午时,和尚开口说:;回去南普陀,帮我助念往生。弟子们纵然万般不舍,但仍强忍悲痛,速速将和尚送回。回到方丈寮后,和尚一如往昔地坐在藤椅上,在众戒子们的佛号声中,眼睛一闭,像入定般安详坐化往生,时间是当日下午七时三十分。

和尚住世七十有三,往生时散发莲花香味,身软如绵,须发自长,脸色未变,头上还长出红色肉髻,这肉髻,正是古大德所说;顶圣眼生天瑞相,表示和尚已证圣果,往生极乐世界。

大正藏《八识规矩》补注卷下,有一段文字如此写着:;总括经论。颂曰:善业从下冷,恶业从上冷。二者至于心,一处同时舍。顶圣眼生天,人心饿鬼腹,旁生膝盖离,地狱脚板出。这是对人死后转世投胎的叙述,意思是说:人死以后,其所积累的善业,会让身体从下方开始冷;所积累的恶业,会让身体从上方开始冷。如果头顶出现暖热,表示已证圣果。如果眼睛最后冷却,表示升天。如果心窝最后冷却,表示再度转世为人。如果腹部最后冷却,表示堕饿鬼道。如果膝盖最后冷却,表示沦入畜生道。倘若最后冰冷的是脚底,表示堕入地狱。

弘一律师后第一人

和尚往生时示现的种种瑞相,真真正正应验了他的教诲:;了脱生死,须靠平日真工夫。生死大事,别人绝对无法取代。当中的;真工夫到底是什么呢?在此借用中南法师追悼和尚的一段文字来说:;这些瑞相,除了甚深三昧定外,何能如此!即使在最后一刻,广公仍慈悲地示现教导众生‘持戒念佛’功德的不可思议,更为末法时期障深慧浅的众生,增添无限‘持戒念佛’的信心

没错,和尚所指的真工夫就是;持戒念佛!

对于持戒念佛,和尚认为:;持戒、念佛,合之两美,分之两损。为什么呢?如果持戒不念佛,来生因为夙世持戒故必定大富大贵。但是,大富大贵者大多不愿修道,所谓;富贵学道难,富贵人不知学道,于生活上必定趋向食、色、玩乐等享受。过这种生活的人,不难想象将来会堕到三恶道,如此一来,来生就受苦啰。如果念佛不持戒,临终多被业力所障,无法往生,还可能流入八部鬼神中去。所以,持戒、念佛,分开两损。若能持戒又能念佛,即得身心康乐,当来可往生西方,见佛闻法,证三不退,终至圆满无上菩提。

为令正法久住,和尚感触良多,于是他身教言教,以身作则,把;净持戒律订为引领众生修学佛法的第一课,为此,佛教中人称他为弘一律师后的第一人。至于念佛法门则是和尚一生的坚持。在他看来,末法众生,欲寻觅具正法眼之圣者,实属不易,因此苦口婆心劝导学子们:;老实念佛,莫换题目。

持戒念佛外,和尚在《沙弥律仪要略集注》序文中把修学佛法的次第说得很明白:;要想成佛,先除妄想。要除妄想,须学持戒。受持清净戒,妄想则不生;以无妄想故,次第参禅,则易得定;定功得力,再学经教,易发无漏慧,证得一切种智,即便圆成无上菩提。诸多发心修行者见此文后,法喜充满,知所依循,不再茫然。

和尚出家后始终受病魔考验,到后来几乎佝偻着身躯在轮椅上度日。但他持戒念佛的行持从未中断,每天一定上早晚课,数年如一日,而且还加诵比丘戒、菩萨戒、普门品、地藏经,念佛名号,持往生咒。纵使卧病在床亦不间断(以作意观想方式行持),倘若没有诵完就不睡觉。

金钱表象 竟是造业祸首

是什么力量,令和尚能忍人之所不能忍?在遭受病痛折磨时,亦甘之如饴,照样持戒念佛,传戒授课,他是怎么坚持过来的?

和尚讳振教,字广化,俗家姓彭,字华元,江西省南康市人,生于民国十三年农历二月初十。他自小天资聪颖,阅读后过目不忘,在乡里间素有小神童美誉。幼年时,在严父益庭老人的悉心栽培下奠定深厚国学基础。十八岁时,以优异成绩自江西省立赣县中学高中部毕业。之后投笔从戎,加入抗战行列,开始他南征北讨的军旅生涯。

就那时来说,高中学历算是相当好的了,所以才当半年上士文书,和尚就升官了,从此在钱粮里面打转。对于金钱,他一丝不茍,但不讳言,手头上的金钱颇为宽松,哪想到,这个令人欣羡的金钱表相,让他养成爱吃肉的习惯,也是后来造就他杀业的罪魁祸首!

和尚所写〈鸡鸭成行索命来〉一文中提到,有一次,他随部队驻防浙江定海溪口村,因为想吃鸡鸭的欲望又升起来,便请房东小姐买鸡,但是没有买到,经打探后才知道,附近所有鸡鸭都被他和官兵们吃光了。当时心头一惊,觉悟到自己造的杀业太大。直到1 9 5 3 年,他信佛了,成为军中公开信佛、公开素食的第一个人,可是他仍有后悔莫及的感慨,为求忏悔,弘法利生,将功赎罪,乃决定出家。这份觉悟与忏悔,或许是和尚能忍人之所不能忍,且对病痛甘之如饴的原动力罢。

重报轻受 惭愧感恩

然而,往昔所造杀业,不会因为出家而消失。和尚最后的日子是在轮椅上度过的,在此之前,他则是个;跛脚法师,这也和军旅生涯中所犯的;为吃肉而杀生的业因有关。

在写〈教杀的现世报应〉(注二),文中说:;民国六十三年(1 9 7 4 )端午节的前几天,我在关房中拜净土忏,准备要求往生西方。那天早上八点钟,第一支香拜下去以后,就觉得自己好像朝着西方净土的方向走,之后发现身后密密麻麻的跟着一大群鸡、鸭,更后头还有猪、牛、狗。如果工夫好一点的,《净土忏》修好了就到西方去了,那些众生的命债要找谁算呢?当然这些债总是要还,所以当我在修《净土忏》时它们就来阻止我,不准我先往生西方。

这件事在〈鸡鸭成行索命来〉中有接续叙述:;就在当晚于禅房里,平地一跤,跌断左腿,虽经延请中西名医治疗,花费信众巨额医药费,自己受尽无法言喻的痛苦,一切治疗终归无效,致成‘跛脚法师’。这就是我杀生食肉的业报。虽然,我后悔已迟了;但望大家以我此事作为前车之鉴,各自警惕。

杀业是戒律上的第一重罪,和尚心里明白,今生所造杀业,幸得重报轻受(原本可能下地狱受苦的恶报,竟在现世中以病痛方式重报轻受);未来后报也已改成现报(原本可能在后生才能了结的恶果,竟然能在今生了结)。

这景况令他惭愧,令他感恩,更令他对往昔恶业所现果报无怨无悔,欢喜承受,而他坦承错误,将过错公诸于世,一心祈求示众警惕的宽广胸襟,若无高深修为,很难做到。

本文链接:律宗大德广化法师

上一篇:往生极乐的九字真言

下一篇:心与心念有什么差别